中国比世界慢了一小时,中国心脏急救跑输世界

作者: 科技视频  发布:2019-09-07

PCI:全称为 Percutaneous Coronary Intervention ,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一般包括PTCA和支架植入术。

“在急救的时候,很多家属宁愿到处打电话询问朋友,也不相信医生的话。关键时刻,因为家属“掉链子”而耽误了救治,是最让人痛心的事。”聂主任说。

没有及时性作为保证,再灌注治疗的效果会大打折扣。聂主任指出,这其中,从完成心电图到患者家属签字的时间占了接受再灌注时间的一半以上;

心梗救治延迟的5个环节

不是不想救,更不是救不了,而是来不及救。为何来不及,到底慢在哪儿?聂绍平指出,五大挑战让中国的心梗急救快不起来:

2.转运的延迟。解决这一延迟的关键在于,建立AMI智能转诊和保证交通的畅通无阻。

3.2001-2011年,心肌梗死住院人数翻了5倍,但院内死亡率没有改变。与之相对的是,北京市急性冠心病事件院外死亡人数是院内的2.61 倍,占总死亡的72.28%,25-45岁急性冠心病院前死亡占总死亡的95%,其中64.8%发生在家中。

对此,聂主任也讲述了一个他亲身经历的病例,曾经有一位急性心梗患者,送来很及时,当时的身体状态也适合手术,但在手术前,家属因为害怕风险而拒绝签字。最终导致时间延迟,患者心肌坏死,术后心脏长了室壁瘤,对心功能造成了影响,家属后悔莫及。

本文系寻医问药网(www.xywy.com)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心肺复苏“黄金4分钟”

发生疼痛时不知道是心梗;知道是心梗却想自行治疗;纠结医保给不给报销;离医院太远;女性患者症状不典型;因为不愿打扰别人而放弃求援……这些都是因患者自身原因而导致的急救不“急”。

四、施行胸外按压,进行心肺复苏;

1.什么样的疼痛有可能是心肌梗死?

五、人工呼吸,每30次按压后2次人工呼吸,直到医护人员到达。

急救体系不够健全

三、如果没有了呼吸,立即呼叫120;

心脏急救之常识问答:

5.介入医院的模式造成的相关延迟。包括介入医院的位置,复杂手术,病情不稳定,术后经验以及急诊手术等因素。

此外,PCI中心设施、团队和服务模式建设也是影响抢救结果的因素之一。

目前,欧美指南均要求从初次医学接触到血管开通时间应控制在120分钟以内,门-球时间不超过60分钟。但是,我国门球时间普遍超过120分钟,“与欧美相比,我们至少慢了60分钟。”

A.撕裂样疼痛 B.针刺样疼痛 C.压榨样疼痛 D.紧缩性疼痛 E.绞痛 F.闷痛

2014年1月22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胸痛中心成立,借鉴德国模式,率先开设急诊胸痛单元。同年10月8日,开设了胸痛门诊,专注胸痛筛查。

3.一旦确诊心肌梗死,哪些药物应尽早服用?

在活动的最后,聂绍平主任呼吁说,现在最应该做的,除了健全院前急救系统,还应该依托信息技术,建立完善的患者跟踪体系――急救车、医务人员跟患者一开始接触,患者的信息就应该立即联网,全程固定跟踪。这样一来,病人到了哪里,做没做手术,能不能做手术,转到哪个医院,用了多长时间,都会进入跟踪体系,对于及时挽救患者生命有着莫大的帮助。在这方面,政府、医疗机构和全社会都责无旁贷,让我们一起努力,“跟踪每一个患者,珍爱每一个生命”!

3.一旦确诊心肌梗死,哪些药物应尽早服用?

3.非介入医院的延迟。非介入医院的延迟平均是68min,只有 11%非介入医院的延迟<30min。这一环节的解决策略在于,建立区域协同救治网络医院,增强急救医生及无直接PCI能力医院的医生对STEMI(急性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的诊断和处理能力,能立即做出初步诊断,进行规范化救治,并转运至合适的医疗机构。

各种来不及 中国心脏急救跑输世界一小时

在2001到2011年的10年间,心肌梗死住院人数翻了5倍,但院内死亡率却没有改变。与之相对的是,北京市急性冠心病事件院外死亡人数是院内死亡人数的2.61 倍,占总急性冠心病死亡的72.28%,25-45岁急性冠心病院前死亡占总死亡的95%,其中64.8%发生在家中。这两项调查数据无疑说明了,当患者突发急性心梗时急救的重要性。

院内再灌注治疗时间不达标

2015年6月23日,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分会与心在线共同举办的“心学院・媒体体验营”第一期活动,走进“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急诊危重症中心”,聂绍平主任以一连串触目惊心的数字为参会的40余位媒体记者上了生动的一课。

PTCA:全称为 Percutaneous Transluminal Coronary Angioplasty ,冠状动脉腔内形成术。狭义上常指传统的冠状动脉球囊扩张术(即POBA,全称为Plainold balloon angioplasty)。

聂教授进一步分析说,目前,中国心梗急救面临五大挑战:

现有指南一致认为,急性心梗应选择有直接PCI或急诊介入治疗能力的医院接受首诊,即便已到达没有能力的医院,也应尽快转诊。

胸痛中心的建立不仅提高了胸痛疾病的诊断正确率,减少漏诊及误诊,还有效衔接了120的院前急救及院内救治,缩短时间延误,提高救治效率。同时,在提高百姓的疾病救治意识,减少就诊延迟,降低院外死亡率,改善患者预后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说真的,您握着笔惶恐纠结的时间,很可能就是您的亲人留在这世界上最后的时间。家属们,信任医生,签字时再快些吧!

分析导致延误的具体原因,在于救治过程中五个主要环节拖了后腿。安贞医院急诊危重症中心副主任医师贺晓楠介绍说。

这其中,救治体系由单一科室向胸痛中心转化无疑至关重要。在美国,5000多个胸痛中心形成20个区域协同网络;在德国,250余家医院在急诊室成立胸痛单元,80%急性心梗患者的心电图实现了院前传输,平均D2B时间仅31分钟。

中国每年有350万人死于心血管疾病,每10秒即有1人因此丧生;目前我国心肌梗死患病人数约250万,每年新发患者至少50万……

聂主任呼吁,除了健全院前急救系统,目前最应该做的是,依托信息技术,建立完善的患者跟踪体系。从急救车、医务人员跟患者开始接触,患者信息就应该立即联网,全程固定跟踪。

四、院内再灌注治疗时间普遍不达标。仅有7%的溶栓患者能达到从入院到溶栓开始时间≤30分钟,仅有22%的直接PCI患者能达到从入院到球囊扩张时间≤90分钟。

正确答案:C D F

一、患者就诊延迟。心肌梗死死亡七成以上发生于院前,导致患者就诊延迟的可能原因如下――纠结于医疗保险的覆盖问题;没有快速识别疾病;糖尿病患者,血管病变严重;尝试自行治疗,耽误了就诊;地理位置偏僻,转运慢;患者为女性,症状不典型;不愿打扰别人请求援助等。

2.心绞痛发作,含服硝酸甘油不缓解怎么办?继续吃?还是赶紧去医院?

除了胸痛中心,安贞心梗救治模式的另一大亮点则是,安贞医院与北京朝阳医院、朝阳紧急医疗救援中心联合筹建全国首个“区域协同胸痛救治网”,拟在下半年启动胸痛救治区域联动,实现“患者未到,信息先到”。

然而,中国仅有1/4的患者通过急救医疗系统转运(非EMS转运无疑会增加风险)。很多自行转运患者会就近选择医院,仅1/5根据急救资质选择医院。聂主任强调,首诊医院选择不当也是导致急救延误的主要原因之一。

“安贞心梗救治模式 ”2大亮点

2014年1月22日,北京安贞医院胸痛中心成立,并借鉴德国模式,率先开设急诊胸痛单元。同年10月8日,开设胸痛门诊,专注胸痛筛查。

二、急救体系尚待健全。中国仅有1/4的患者通过急救医疗系统转运,增加转运途中风险。另外,现有指南一致认为,急性心肌梗死应选择有直接PCI或急诊介入治疗能力的医院首诊,即便到达没有急诊介入能力的医院,也应尽快转诊到有急诊介入能力的医院。然而,很多自行转运的患者多选择就近医院,仅1/5根据急救资质选择医院。首诊医院选择不当也是导致系统延误的主要原因之一。

安贞心梗救治模式的另一大亮点是,与北京朝阳医院、朝阳区紧急医疗救援中心联合筹建了全国首个“区域协同胸痛救治网”,拟在今年下半年启动胸痛救治区域联动,实现“患者未到,信息先到”。

4.门-球时间的延迟。即患者自发病后排队、挂号、就诊、缴费、取药、办理住院等因素造成的延误。

C.含服1片不缓解,可能是心肌梗死,就该去医院 D.改用硝酸酯喷雾剂

急诊介入治疗越早越好!时间就是心肌,时间就是生命!然而,我国从患者达到医院至球囊扩张开通血管的时间(即门-球时间或D2B)普遍超过120分钟,而法国仅约为30分钟。目前,欧美指南一致要求,D2B时间应控制在60分钟以内,总缺血时间(从初次医学接触到血管开通)应控制在120分钟以内。心肌梗死急救,我们比世界足足慢了60多分钟……

在中国,心梗患者接受再灌注治疗的比例仅有5成,但在欧洲发达国家,达80%以上,院内再灌注治疗率甚至达到100%。

急性心肌梗死的最佳治疗是在一定的时间窗口内(一般为发病12小时以内)行急诊介入治疗(医学上称为直接PCI)。在欧美发达国家,急诊介入治疗的比率可高达80%以上。然而,在我国,即使在有介入条件的医院,急诊介入治疗的比率也仅约30%。若按每年50万例新发心肌梗死推算,全社会仅有5%的患者接受了急诊介入治疗。

再看一组问题:

五、PCI中心设施、团队和服务模式。

建立胸痛中心不仅提高了胸痛疾病的诊断正确率,减少漏诊误诊,还有效衔接了120院前急救及院内救治,提高效率。同时,在提高百姓疾病救治意识,减少就诊延迟,降低院外死亡率,改善患者预后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面对上述五大挑战,聂主任认为,欧美发达国家救治模式和理念的变化值得我们借鉴,即转运模式从就近转运变为优先转运;救治模式从药物治疗变为早期介入;救治体系由单一科室向胸痛中心转化;救治时间的衡量标准由门-球时间变为总缺血时间。

A.多吃几片,直至缓解 B.含服1片不缓解,5分钟后可重复1次,后不宜再追加

1.与患者相关的延迟。即患者自发病到接触医务人员的时间延迟,据统计,有46.7%的患者就诊时间> 12 h,失去了接受急诊再灌注治疗的机会;仅有38.9%的患者就诊时间< 6 h。导致这一延迟的原因主要为,患者对AMI的认知贫乏,没有及时就诊或拨打急救电话;患者家属签署知情同意时间长等。

换句话说,需要急救时要尽量叫救护车,并且选择有心梗急救能力的医院,否则,到医院再早那也是白搭。某些城市糟糕的交通状况往往会堵死生命通道,但救护车的“呜哇”声怎么也比私家车的喇叭声管用。

急诊危重症中心艾辉教授形象地为我们描述了胸痛中心的工作流程――当患者拨打了急救电话,胸痛中心便会立即开启实时跟踪,从救护车接上患者到来院的路上,胸痛中心的监控系统会连续不断地显示急救现场的画面,传输患者心电图,地图持续显示车行的位置,根据这些实时传送图像,胸痛中心可以提前做好接诊准备。而院内开辟出的绿色通道,则真正实现了急诊介入治疗的无缝链接,患者到达后可直接被送入手术室,为抢救生命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1.什么样的疼痛可能是心肌梗死?针刺?撕裂?压榨?紧缩?闷痛?绞痛?

一、当患者突然倒地,要跟病人说话,请他睁开眼睛,和你握手,判断是否已出现心脏骤停;

首先看一组中国心血管疾病数据:

二、如果患者尚有心跳,应继续观察10秒病人胸腔有没有起伏、颈动脉是否搏动,判断患者是否还有呼吸;

打造心梗急救“安贞模式”

在这五个环节中,贺晓楠着重强调了与患者相关的延迟,她认为,加强患者教育能明显缩短急救时间。“急诊中经常碰到这种情况,发病后患者先忍上三个小时才叫救护车,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做不做手术要等全家到齐了商量一个小时。这些环节太浪费时间了,所以患者教育是最容易改进的、最有效的措施。”

2.全球每年有9百万人发生心脏骤停,其中54万在中国。我国心脏骤停存活率不足8%,平均每分钟就有1人发生心源性猝死;

急性心梗救治5大挑战

落后就要学习,好的经验就要“拿来”。聂主任指出,欧美发达国家心梗救治模式和理念的变化值得借鉴,比如:转运模式从就近转运变为优先转运;救治模式从药物治疗变为重视早期介入;救治时间衡量标准由D2B时间变为总缺血时间。

三、早期再灌注治疗的比率较低。在中国,心梗患者接受再灌注治疗的比率仅占5成,但在欧洲发达国家(如英国、荷兰、芬兰等),全社会心肌梗死早期再灌注治疗率都在80%以上,心肌梗死院内再灌注治疗率甚至达到100%。

A.阿司匹林 B.氯吡格雷或替格瑞洛 C.硝酸甘油 D.速效救心丸 E.丹参滴丸

心脏急救中最严重的情况是心脏骤停,即心脏射血功能突然终止,导致重要器官严重缺血、缺氧,如果不及时干预,将导致生命终止。这种出乎意料的突然死亡,医学上又称猝死。中国心脏猝死的总人数每年达到54万,居全球之首,每天约有1500人死于心脏骤停,而60%以上都发生在院外。对于心脏骤停的患者,4分钟内进行复苏者可能有半数患者被救活,又称“黄金4分钟”。

接受再灌注治疗的患者不仅少,而且仅有7%的溶栓患者能达到从入院到溶栓开始时间≤30分钟,仅有22%的直接PCI患者能达到从入院到球囊扩张时间≤90分钟。

2013年11月,一位70多岁的老人突然昏倒在北京路边,心跳骤停,意识丧失,危急之刻,一个过路的小伙子及时为他做了心肺复苏,挽救了老人的生命。这位救人英雄就是来自安贞医院急诊危重症中心的护师李旭。李旭说,美国成年人因为参加心脏复苏的培训,每年抢救大约20万条生命;而我国,心脏骤停的抢救成功率却不足1%。因此,每个人都应该行动起来,学习心肺复苏的手法,挽救更多的生命。遇到心脏骤停的患者时,别慌张,应按照以下步骤操作:

“曾经有位患者,送达很及时,也适合手术,谁知家属卡壳拒绝签字,导致患者心肌坏死,术后心脏长了室壁瘤,严重损害心功能。”聂主任说,“紧要关头,很多家属宁愿到处打电话问非医生朋友,也不相信医生的话,因此耽误最佳救治时机,这是最让人痛心的事。”

心血管疾病防控形势有多严峻?您从文章开头看到这里,可能已有6位同胞逝去。急救有多重要,可相关知识有多贫乏?对比院外死亡人数和您对问题的回答就知道(温馨提示:正确答案及您看不懂的名词解释都在文章最后)。

所谓再灌注治疗,就是通过各种方法(比如溶栓、D2B、支架、搭桥等)开通梗死相关冠状动脉,恢复心肌血流灌注,最大限度挽救梗死的心肌。

“急性心梗的最佳治疗是在发病12小时内行急诊介入治疗且越早越好!欧美指南一致要求,门-球(球囊扩张术,D2B)时间应控制在60分钟内。”北京安贞医院急诊危重症中心主任聂绍平教授在“心学院·媒体体验营”首期活动上说,“然而在我国,D2B普遍超过120分钟。心肌梗死急救,中国比世界慢了足足一小时……”

而在有介入条件的医院里,急诊PCI的比例也只有30%左右。根据每年新发50万例心梗数据推算,全社会仅5%的患者接受过急诊PCI。

患者就诊延迟

正确答案:B

根据这些实时图像,胸痛中心会提前做好接诊准备,在院内开辟绿色通道,真正实现急诊介入治疗无缝链接,患者到达后可直接进入手术室,争分夺秒抢救生命。

急性心肌梗塞的再灌注治疗:指采取办法使闭塞的冠状动脉再通,恢复心肌灌注,挽救缺血心肌,缩小梗死面积,从而改善血液动力学,恢复心脏的血液供应。主要包括——溶栓治疗、PTCA(经皮冠状动脉腔内成形术)、CABG(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激光成形术、斑块旋切术、stent。

2.“心绞痛发作”,含服硝酸甘油不缓解怎么办?

1.患者总数约2.9亿,每5个成人有1人患病;每年350万人死亡,每10秒有1人死去;

心脏急救之名词解释:

早期再灌注治疗率低

小编再强调一遍:出现心前区压榨样疼痛、紧缩样疼痛或闷痛,有可能是心肌梗死,需高度重视;怀疑心梗,应立即呼叫120,并选择有心梗急救能力的医院,力争急诊介入治疗在12小时的窗口期内完成

响应聂主任号召,小编要对这些误区“拨乱反正”——出现心前区压榨样疼痛、紧缩样疼痛或闷痛,有可能是心肌梗死,需高度重视;怀疑心梗,应立即呼叫120,力争急诊介入治疗在12小时的窗口期内完成

不少患者发病后先忍上3小时才叫救护车,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又要等全家到齐商量做不做手术,甚至有家属因害怕风险而拒绝签字,最终耽误患者健康,甚至生命。

胸痛中心如何运作?患者拨打急救电话后,胸痛中心会立即开启实时跟踪,救护车接上患者来院的路上,胸痛中心监控系统会连续不断地显示急救现场画面,传输患者心电图,地图持续显示车行位置。

这样一来,病人到了哪里,做没做手术,能不能做手术,转到哪个医院,用了多长时间,都会进入跟踪体系,对于及时挽救患者生命有莫大帮助。用聂主任的话说——跟踪每一个患者,珍爱每一个生命!

正确答案:A B

本文由四不像生肖图发布于科技视频,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比世界慢了一小时,中国心脏急救跑输世界

关键词: